2017年歇后语全年资料:4008-123-113

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产品应用
您的位置: 主页 > 产品应用 > 五月的西湖边,夕阳容颜,醉了游人的目光..... -

五月的西湖边,夕阳容颜,醉了游人的目光..... -

时间:2017-04-09 10:25
 
十七岁,那池青春年少
 
 
 
 
 
     花样的岁月,一群人,一段美好,缕缕回味里, -
 
     如咖啡醇香,蔓越过唇齿,温暖迷人的眼神, -
 
     如此清晰,眷恋神往,于瞬间,便跨越了青春年少...... -
 
 
     是怎样的青春丢失在了那里? -
 
     断桥上贮立的少年, -
 
     西湖风吹乱了你的发,而我,看乱了你的眼。 -
 
     苏堤白堤的影子,散漫我们的脚步,杨柳迎春花啊,请不要细数我的来年。 -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胭脂无泪原创作品 -
 
 
一.三朵花的缘分
 
    枫站在西湖边上,远处的苏堤和白堤依然如昨,青翠欲滴。西子湖依然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,恬淡的感受着四季递蝉。五月风缠绵吹来,一回眸一低头里隐约是关于“疑是故人来”的记忆,清雅幽香。 -
 
    十五年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.... -
 
    .... -
 
 
 
    十七岁的枫毅然离开生养自己的江南小镇,带着“桀骜不逊”上路,赶往平生第一个“驿站”——杭州。 -
 
          不问远方,十七岁的她,单纯而懵懂。 -
 
    不知世上有叫“害怕”的东西,关于“前程”只有四个字:海阔天空。 -
 
 
    也许血液里就含有众多“冒险”因子,所以,勇敢的心主宰着思想,不管到何处,自由奔放的枫从不缺少与之志同道合,一起“疯”的人,来了杭城第一天,就遇见了两个和她同龄的女孩,雯和红。 -
 
    雯年长一岁,是个腼腆的女孩,齐眉的披肩发,穿淡蓝色的棉布长裙,说话轻声细气,一笑就会脸红,如一棵晚风中的“含羞草”;红和枫一样大,像一道阳光,浓眉大眼,讲话清脆悦耳,一身清爽帅气的“背搭裤”,那头张扬的短发似乎还可以拧下流动的青春来。 -
 
    枫和她们被安排在同一间宿舍,年少的友谊很简单,一来二往没两句,便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。
 
 
    或许,每个少女都有自己的“一帘幽梦”,她们也不例外。 -
 
    于热爱艺术的枫,家人不能让她选择上美校在“纸上画”那她就选择在人“身上画”。艺术本身没有固定的框架,能将其融入生活也算是一种“资源利用”,学点与艺术相关的“技能”,便成了枫的首选。一则报纸中缝的简介,让三个女孩子同时选择了这家由港人投资的职业进修学校,主修形象设计。也许,她们也怀揣着同样的激情,于此相遇、相识、相知。不同的出身,不同的地域,不同的经历,却因“缘”而聚到了一起。 -
 
 
    雯家境优越,父亲是药材商人,因为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所以“赌气离家”,投奔在此求学的同学。红是怀有远大抱负的农村女孩,离枫的家只有几十公里远,为人单纯而热情,发誓要成为最“牛”的形象设计师。而枫,只是出来磨练自己,成全心底的“冒险”欲望。 -
 
 
    原本陌生冰冷的城市,因为有了“友谊”,便没了恐惧和失落感。 -
 
    三个热爱生活的女孩,各自怀揣着美丽的梦想,开始在此上演一段属于自己的青春年华—— -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.亲切的杭州大娘 -
 
 
     职业学校的饭菜很不合胃口,一个萝卜炒鸡丁,捡来捡去,就只见“萝卜炒鸡屁股”。 -
 
     所以,三个女孩子宁可每天以泡面充饥也打死不吃那恶心巴拉的“鸡屁股”。终于有一天,饥饿把她们从肥嘟嘟的小猪变成了“骨感美人”。学校的对门是家小卖部,她们经常会去里面买泡面,久了,就认识了里面的店主,一个五十多岁慈眉善目长的很“富”态的阿姨。她经常用杭州话叫她们三为“小娘儿”(杭州土话,意思是小女孩),她们也亲热的叫她“杭州大娘”。 -
 
 
    看她们一天天的“缩水”下去,终于有一天,大娘看不过去了,发了狠话:明个朝起,来我家切饭吧,几个小丫儿,弄的毛朵儿瘦做啥!(杭州方言,每句话的后面都有“儿”的尾音)她们简直感动要命,在异地他乡,能遇到这么关心自己的长辈,让她们的心热乎乎的,幸福的感觉无以言表。 -
 
 
     自那以后,她们以“搭伙”的名义,“入侵”了大娘家的厨房。大娘的家成了她们在异乡的“自家天堂”,大娘会做她们最爱吃的“糖醋鲑鱼”和“红烧茄子”,大娘的手艺在她们看来简直可以媲美五星级酒店的大厨。事实也证明,大娘的手艺的确好。因为,没出一星期,就把她们“三根竹竿”恢复到了“小猪体型”,看着她们几个的“明显”变化,许多舍友都问,啥秘诀?她们只笑而不答。“故作神秘”激发了某个舍友的“好奇心”,当她跟踪侦查到“秘密基地”后,也开始如法炮制,抱怨饭堂的食物是如此的难吃,难吃到快把胃吃成了“垃圾桶”。善良的大娘不禁她们如此的软磨硬泡,终于开了金口,谁想来都来吧——这下可好,从此后大娘家的后院摆上五六张小餐桌,中午和傍晚天天“爆满”。大娘后来说,还得感谢你们三呢,要不是你们,我还不知道在家也能开“饭馆”呢.... -
 
 
     她们离开时,大娘的“家庭饭馆”已经做得很大,小有名气。 -
 
     回想起来,像大娘这样的热心肠的好人的确是稀有乃至绝迹了,所以好人终会有好报,她们一直深信。 -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.过桥米线的第一次 -
 
 
      雯的同学考上了浙大中医学院,离职业进修学校只隔了几条大马路,这是雯来的第一天就告诉枫和红的,而且那三个同学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。 -
 
      他们都有很奇怪的外号,长的高高瘦瘦的,因为爱看书所以叫“书虫”,笑起来是,眼睛只剩下条缝;个子略微短一些的,戴副黑框的叫“机器”,枫一直没搞懂为什么他叫“机器”,也没见他长得像机器人,原来,他从小对各种机械情有独钟,摆弄起来更是随心所欲;最“帅”的那个叫巍,绰号“钢头”,阳光的外形和爽朗的笑容,咋一看有点像“羽泉演唱组合”里的胡海泉。在一定程度上,貌似有三个熟识的男孩的庇护,她们三“撒野时”就有了“坚强的后盾”! -
 
      学校的课一般都安排在上午,所以,她们有充裕的时间到处去“溜达”。 -
 
      当然,中医学院是“必去”的一个地方。 -
 
      枫喜欢看书,会去那里借书,趁他们没有课或者礼拜天,六人便约好了出去郊游,47路公交站台就成了她们一致通过的“碰头点”(貌似地下党组织的联络地)。 -
 
 
      从西湖岸边沿着苏堤一直走,到孤山,再绕白堤返回。 -
 
      西湖上荡舟,沿着三潭印月的投影,望见湖心亭的夕阳;那些青春的脚步和欢笑留在了他们踏足的每一块草地和山路上,汗水流下时,阳光便从额头滑过,夕阳的沉醉里,断桥上依稀“白娘子和许仙”的爱情传奇。细雨缠绵苏堤时,灵隐寺的钟声绵延过雷峰塔的忏悔,那一地惆怅哦,似乎还能听见小青的怒叱和白娘子的叹息..... -
 
 
      一日,爬完保俶山下来。 -
 
     “钢头”提议去吃“过桥米线”,说有家米线店在本城很有名气,不得不尝尝!大伙一致通过他的建议。三个貌似都没有吃过“米线”的女孩子,口水都挂到了嘴角。 -
 
      坐在那家看似不大却生意红火的小店,等了足足二十分钟,终于看见了“过桥米线”的“真面目”——一个貌似有她们小脑袋瓜两倍大的青花瓷“海碗”里,满满的一碗浓汤上面漂浮的几片葱花,原来这就是米线?!虾米东西?她们面面相觑,却不知道这玩意儿如何下筷。“钢头”似乎也看出了她们的尴尬,笑笑,拿筷子从里面搅拌了下,原来下面还有“东东”,牛肉、蘑菇、胡萝卜....还有许多白色的“细丝儿”...巍解释说,这汤是鸡汤,这“细丝”就是米线,外观和面条差不多可是却是米粉做的,很正宗的甘肃名小吃!于是,枫第一个用筷子从汤里撩起细丝放进嘴巴里,“噗嗤——”随即,她的舌头就长长的“吐”在了外面,太烫了!巍摇摇头笑了,她们都笑了,连店里的伙计也笑了。 -
 
 
      那晚的风如水般温柔,他们散乱的走在学校旁边的废弃铁轨上.... -
 
 
      “书虫”围着“红”在说话,红笑得很大声;机器和雯雯轻声地在耳语着什么,远处的霓虹灯隐约透过两旁的树丛一闪一闪。 -
 
      巍双手插在口袋里,和枫谁也不讲话,就这么走着。 -
 
      “以后会记得我吗?”巍忽然问。 -
 
      枫怔了下,“当然——”她轻轻地说,他们继续向前走着。 -
 
      安静的夜,静地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... -
 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.唱情歌的男子 -
 
 
      再过三天就得离开了,住了三个月的杭州,貌似真的很让人依恋。 -
 
 
      三个女孩子分别在即,眼角明显的流露出了依依不舍。 -
 
      “说好了,彼此都不许淡忘,知道吗?不管我们将来在哪里,做什么,我们都不能忘了彼此——”雯雯首先说。她是很江南的女孩子,一说完,眸子里便涌现盈盈水雾。 -
 
      红是急性子,马上接下去,“如果我发财了,接你们去我家享福去——”枫只是很安静的搂着雯雯,笑着流泪,“记得,我们是好姐妹,所以一辈子不许淡忘...” -
 
      那是十七岁里“最”伤感的三天,三个女孩“拼命”的快乐着,生怕错过了彼此的笑声.....
 
 
      枫抱着“满满一怀”的书去中医大学还。 -
 
      刚穿过了一条大马路,在马路拐角处,突然冲出一个人,迎面把她撞了个踉跄,脚崴了,书散了一地。哪个冒失鬼哦,“哎呦——”痛地枫呲牙咧嘴,抬眼,却看见一个穿着咖啡色风衣的男子在阳光下俯身捡书的背影,他的背上竟然“背”着一把——“吉他”!“吉他”转过身,糟了,阳光太耀眼,枫的近视眼怎么看的清楚他的模样?! -
 
     “对不起,你的书,你没事吧——”枫没好气的站起来,揉了揉疼痛的脚腕,拍拍身上的灰尘,“你怎么走路的呀,吓死人了啦——”她低头去接他手里的书。他忽然缩了回去,“我送你回去吧,我看你的书也太多了,就算是道歉——”还有这样的好事,何乐而不为!“那跟我走吧——”说完枫就一瘸一拐的向前走,“吉他”跟上来,“你的脚,没事吧——”他的声音很好听,枫没接话,他还在说“.....”可是枫一句都没听进去,她貌似听见百灵鸟在叫,这大马路上哪里来的鸟叫,真奇怪!枫走神了,因为他的声音....她没去中医大学,竟然鬼使神差的走回了职业学校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
 
 
     看到她没还书,还“带”了一个男人回来,雯和红都很好奇,一个劲的追问他哪里来的。“路上捡的....”枫树没好气的说,一头倒在了自己的床上,脚腕还在疼呢,人也有点犯“浑”...雯和红围着“他”在问些什么,枫竟然一句都没听进去。感觉他走了过来,坐到了她的对面,“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”他问她,“十月红枫——”她埋在枕头底下的捉弄眼神。 -
 
     枫转过头,其实他蛮高的,就是黑黑的五官看不太清楚,不过笑起来牙齿倒是很白,枫想。 -
 
    “我唱首歌给你听吧——”枫直觉地点点头,于是他拿出吉他,调了下铉,轻轻地弹奏了起来....
 
     歌词意境很美,好像是唱给她听的,因为她听见了很多的“枫....”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,油菜花香的味道飘过,如沐春风般的感觉里,枫,竟然睡着了.... -
 
 
     要返程了,红急着赶去见“书虫”。 -
 
     细心的雯竟然让“机器”给枫和红去买了车票,递给她时,是始料未及的感动。 -
 
     握着雯的手,友谊,此刻是手心的温度和眼底的晶莹。 -
 
     “这是机器去印的照片,每人一份,这是你的,收好了,算留个纪念——”雯忽然抱住她,枫也紧紧地拥住雯。“别送了,我会难受的——”枫说完拖着行李就大踏步的离开了。她不让雯看见自己的眼泪正决堤而下,她受不了离别时的脆弱,随手擦干眼泪,微笑。 -
 
 
    “站住——”要穿过马路时,忽然听见了身后的声音,是“吉他”!她记得那个声音,可是却没有回头,依然大步朝前走,飞快地走....“站住,等我说完——”枫头也不回的拦住了一辆过往的计程车,“逃”也似的离开..... -
 
     对不起!有些结局早就注定,请让我把美好留在心里吧。枫在心里说。 -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五.我和春天有个约会 -
 
 
     在返程行驶的车上,枫静静地打开雯给她的那个大信封,里面是一打相片,记录着“杭州之行”三个月来的点点滴滴,抚摸着这些相片里面一张张笑脸,枫的脸颊划过水晶般的色泽.... -
 
 
     相片里,“书虫”调皮的鬼脸和红在背后的用柳枝戏弄她的调皮眼神;机器与雯坐在花坛上,中间竟然隔着三个人的距离;巍走在断桥上,后面是枫,一声呼唤里,他们同时回头的惊讶神情;四个人在秋瑾像前的肃穆站立;岳王庙里虔诚的祈福;登保俶塔,雯仰望西湖的惬意神情;47路站台上,她们三手挽手的背影;孤山上她们戏称“天梯”的山间小路...... -
 
 
     无意中,看见一张照片的背面隐隐写着一些字。 -
 
     反过来—— -
 
     龙飞凤舞的笔迹上,写着这样的话语: -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我知道现在的自己,什么也给不了你, -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可是请不要忘记,五年之后的五月,我们依然相聚在这里! -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我会等你来   巍字 -
 
 
     泪倾泻,赶紧翻阅了所有的照片。的确!在机器的照片后也有留言,是他家里的地址和电话,以及他在大学的地址和信箱号码;雯雯的照片后面是她心里的祝福,依然那么细腻温婉;红的照片后是说过几天来枫家玩;望着这些字迹,伴随的美好点滴,将是一辈子也抹不去的珍贵回忆.... -
 
     “会回来的!信我....”枫在心底默默的回答。 -
 
 
     窗外的风景,在眼前闪过去,她知道有些故事相遇时早已注定。十七岁的梦想才刚刚启航,放弃一些“遥不可及”并不等于放弃希望,美好让时间停顿,没有了环抱“永远”的心便真正的拥有了“永远”。 -
 
 
     枫转头望向车窗外,远处有农村乡舍,孩子们在场门前嬉戏,烟火渺渺里,有燕飞过.... -
 
 
     别了,西湖山水里可爱的友人,记忆常青,友情不灭! -
 
     你们将“永远”活在一个人的灵魂里,此生铭刻... -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尾声 -
 
 
     五月的西湖边,夕阳容颜,醉了游人的目光..... -
 
 
     此刻,枫就站在这片曾今留下“青春脚印”的土地上。 -
 
     十五年沧海桑田,弹指间,流逝的青涩岁月,于两鬓,隐约有了银丝的痕迹。 -
 
     画眉鸟宛如天籁的鸣啼从枝桠间伴随一抹阳光流泻耳际,微笑便浮现在眼底。 -
 
     把MP4的耳塞放入耳孔,里面飘出了那首动听的旋律,柔美里,无数的“枫”字在他磁性的嗓音中演绎绝美。这首曾经被“他”唱红过大江南北的歌,现在依然为一人所唱.... -
 
 
     她静静地闭上眼睛,仰面倒入身下那片绿茵。 -
 
     西子湖的流水声,脑海中的他,笑容依然清晰..... -
 
 
全文完 -
 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文/胭脂无泪原创作品 -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凌晨-